麻豆传媒映画林予曦百度云

() “你考虑得也够久了!”见萧天河一直没回答,魔主相当不满,“我已经说过了,我想要你的命简直易如反掌,现在却愿意与你共享天下,你又有什么好犹豫的?别以为我真的不忍心杀你!”

萧天河忽而眉毛一扬,长吁了一口气,应允了:“好吧,我答应你!”

“哼,这才对嘛。我现在需要蓝元石辅助炼化孟章佩,你明日就去迷雾海域帮我取来吧,不用很多,一颗足矣。”魔主道。

“唔……去迷雾海域很简单,只是取蓝元石这事得看运气。”萧天河显得非常为难。

“哦?此言何意?”魔主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再度蹙紧。

萧天河平静地望着魔主:“你大概以为蓝元石与红蒙石是遍布迷雾海域,到处都有,是吧?其实这两种宝石都只出现在极深的海中,而且数量稀少,得慢慢寻找才行。”反正没人知道迷雾海域中究竟是什么情形,萧天河撒了个谎。

魔主将信将疑:“那得花多少时间?”

“在深不见底的广阔海域中漫无目标地寻找拳头大小的宝石,我可说不准。短则数日,长则数年,所以我说这事得看运气,找到就算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萧天河只管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信口开河。

魔主没有接话,而是紧盯着萧天河,眼神锐利而又冷酷。

“别瞪了,你瞪我,我也没辙呀!本就不是大赤界应有的东西,数量怎么可能会多?否则这么多年以来出现在天焰大陆的蓝元石也不止那寥寥数颗了。”从萧天河无奈中带着一丝委屈的表情来看,他所言仿佛是天底下最真实的话语。

“罢了,你明日动身去找,我不着急。”魔主松了口,“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可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说完,魔主转过身,负手缓步离开了。

“没问题!”萧天河故作轻松地冲着魔主的背影笑问,“我很好奇,你难道不怕我躲进迷雾海中就再也不出来了?”

古镇少女纯真迷人

魔主停住了脚步,侧首道:“入夜时分在房前等你的那名女子,是你的朋友吧?她还真不折不扣是个美人儿呢,我恭喜你艳福不浅。对了,还有之前不久去找你的那个小子,也是你的朋友吧?”

魔主看似不着边际的话,却令萧天河心中焦急万分。

“好了,等你取到蓝元石,直接来北魍城找我。告辞了,萧兄弟。”魔主高举起右手挥了挥,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魑、魅、魍、魉,北堂府鸾凤部四大重城,其中北魍城正是北堂家族的都城。

“雪妹和霆弟必是被他抓去当人质了,可恶!千不想万不愿连累他们,到头还是将他们卷入危险之中了!还好我谨慎,撒了个谎,多少争取了一点时间!”萧天河心道。

可怕的魔主,竟然对萧天河的事了如指掌,而石灏明与杜怀柔却不知道魔主还有其他身份。萧天河忽然回想起结识黄天远的那个夜晚,在西门府镇岳部西兰城摇风楼外,南宫霆曾经如此评价黄天远:“那人似乎有秘密,有危险,如果非要说出何处怪异,我觉得是他的气息令我有点儿不安。”当时萧天河还觉得是南宫霆多虑了,现在看来,南宫霆要比自己敏锐得多。

事不宜迟,萧天河回忆着来路往回飞奔。他等不及天亮了,必须要和杜怀柔立即出发涉过迷雾海域!他飞也似地拐过最后一个弯,恰与从另外一边跑来的杜怀柔撞了个满怀。

“你去哪里了?我打听守门子弟,说你们往外面去了。我觉得有些蹊跷,又担心你不在我身边会有危险,所以特意出来寻你。”杜怀柔道。

萧天河一把抓住杜怀柔的手,往最近的城门跑去:“情况有变,我马上带你渡过迷雾海域,路上再同你细说!”

杜怀柔听萧天河的口气,似乎事情已经到了相当紧迫的程度。两人径直出了城,披星戴月飞往西平海。

路上,萧天河详细讲述了自己与魔主之间的种种经历。当得知魔主还有个身份就是北堂春时,惊得杜怀柔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化身为北堂春正是为了接近我、监视我、提防我。万万没有想到,原来我的一举一动都早已暴露在魔主眼前。如今你的好朋友被魔主抓去做人质了,该怎么办?”杜怀柔问萧天河。

“既然是朋友,当然得救。我要用蓝元石换回他们。”萧天河的语气坚定不移,眉宇间透露出一股肃杀之气,“用人质要挟,哼,我最恨这种耍下三滥手段的人渣!”

“魔主干的缺德事还少么?其实也不用问,我知道你这人一向‘义’字当头,肯定不会舍弃朋友的性命。现在强攻不行,也只剩下用蓝元石交换这一种方法了。我是想听听你取回蓝元石之后有什么打算?总不见得乖乖交给魔主吧?”

“当然不会。必须得考虑魔主也许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就算我们顺从地将蓝元石交到他手中,他多半也不肯放人。到时只能一手交石,一手交人。”

“倘若魔主得到蓝元石之后杀心大起呢?”杜怀柔忧心忡忡,“没想到魔主在这个节骨眼上开始行事

,你也来不及修炼成刀魔了。”

“还好我佯装同意魔主的要求时还留了一手,他以为我取蓝元石需要很久。这期间你按照石灏明的计划赶紧去寻找那个龙族,我去寻找故友。无论找不找得到,我们都不能考验魔主的耐性。一个月之后,一定要在迷雾海域附近会合,返回天焰大陆。”萧天河已经拟定了详细计划。

“你的打算挺不错,但不知你在青龙大陆的那些挚友都是什么境界?如果和你差不多,我劝你还是不要拖他们下水比较好。大战之时伤亡难免,为了我们这几个妖族而让你以身犯险,我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更不值当让你的至交舍生忘死。”杜怀柔诚恳地说。

萧天河白了她一眼:“这叫什么话?魔主不也盯上了我打算夺舍么?我又如何能置身事外?再说,若非你们提醒,我恐怕早就遭殃了。至于我的故友么,我心里有数,你不必担心。以后不许再说那么见外的话了!”

杜怀柔连忙摆了摆手:“不不不,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魔主远比我们预想得要精明得多。他这次没有立即加害于你,反而肯拉下脸提出条件与你和平共处,实属不幸中的万幸。生命宝贵,人人自惜,你若是选择……选择那另外一条路,我们也绝然不会怪罪于你……”

“住口!”萧天河没等杜怀柔的话说完就大怒嗔责,“你把我萧天河想成什么人了?简直岂有此理!我岂是那种贪生怕死、弃朋友于不顾的怯懦之人?前路坎坷,危险重重,你我同车并驱、同舟共济,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那样才不枉相识一场!你休要再有刚才的念头,简直对不起我们之间的情谊!”

一番话说得杜怀柔颇为感动,她撩起衣袖轻轻抚擦了下眼角,抖擞起精神:“你说的对!我们是朋友,是莫逆,是生死之交!我也豁出去了,与其苟活于世,不如顽强抗争!我很欣慰,石大哥他果然没有看错人,我真的越来越想嫁给你了。咱们也来谈个交易吧,等事情结束之后,你若是死了,我也陪你一起死,黄泉路上结伴同行;若你还活着,就娶了我,人世间比翼双飞。如何?啧啧,怎么看你都是稳赚不赔啊,快答应了吧!”杜怀柔咧嘴调皮地笑了。

萧天河没好气地说:“我的姑奶奶,都十万火急了,你还有闲心给我添乱?”

“喏,是你自己说的,‘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嘛!看世间夫妻又有几对能至如此?哼,我看你就是嫌弃我,嫌我不好看!”杜怀柔伶牙俐齿,萧天河简直拿她没有办法。

“我那就是个比喻……罢了罢了,怕了你了,这事咱们先搁下,到时候再说行不行?先想想最后怎么对付魔主吧!”萧天河赶紧转移话题,“魔主炼化孟章佩之后,石灏明恐怕就要靠你缠住了,我与故友应对黎翠嫣她们。据我分析,魔主的实力应该和青龙大陆那个龙族差不多,若能寻得他来帮忙就好了。你有信心找到他吗?找到他之后,你有把握说服他前来相助吗?”

杜怀柔自信地点了点头:“我们都是妖族嘛,没问题的。”

“我记得那个龙族逃离时似乎伤得非常重,就是不知道他现在恢复得如何了。”萧天河回忆道。

杜怀柔摸了摸藏在束带里的布团,胸有成竹地说:“你尽管放心。”这个布团是石灏明临走之际交与杜怀柔的,只说在最后关头才可打开。石灏明是个有深谋远虑、真知灼见的人,杜怀柔无比信任他,他一定把一切都考虑周详了。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进入西门府地境之后,萧天河就收了天仇刀,由杜怀柔带着他飞行。杜怀柔也不用再和初见时那样驾驭魔刀假装修魔者了,羽部妖族本就会飞,杜怀柔架着萧天河小心地避开州城上空,天亮时,两人赶到了西平海。

进入西平海域,就得潜入水下继续行进了。虽然西门家族设下了天蚕网,但杜怀柔十分轻易就能辨认出来。如此,又耗费了大半日的时间,终于到达了迷雾海域的边缘。

“这里就是我的极限了。接下来要靠你了。不知穿过这片海域需要多久?”杜怀柔问道。

“迷雾海域宽度大约一千余里,我速飞行地话最多只需要半天左右就能到达另外一边。”此时萧天河已顾不得节省玄力了,时间紧迫,能少花一点就少花一点。

“那好。半天之后再见。”杜怀柔嫣然一笑,闭眼倒向萧天河的怀中。

萧天河托起她,御刀升空,一头扎进了漫天迷雾之中。

……

青龙七郡,安民乐业,大陆呈现出一片繁荣之景。而修仙界在经过一次不大不小的动荡之后,在剑仙的引导下,重新恢复了井然的秩序。

崭新的世界,迥然的风土人情,都让早已厌倦了天焰大陆无味生活的杜怀柔兴趣盎然。可有事在身的她根本无暇四处细览。“在回禹馀界之前,一定要在这座青龙大陆好好游历一番。”杜怀柔心想。

果然如同萧天河所料,青龙大陆的妖族与天焰大陆的一样,非常少见。如同修魔者的玄识类似,妖族同样也有特殊的感知能力。杜怀柔对妖族的感知力虽然非常敏锐

,但范围却是有限制的。不同于天焰大陆,青龙大陆有修仙高手存在,而且对妖族持仇恨态度,杜怀柔也不敢大张旗鼓的用妖力肆意探寻。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若毫无线索,想在广阔的青龙大陆上找到仅存的龙族,绝非易事。杜怀柔想起石灏明叮嘱的话:“妖族要么生于山,要么生于水。龙族喜水,所以多半会在水域附近。江畔人多,不是清静之地;河流多浅,不是畅快之地;湖泊水死,不是妥善之地。故极有可能在海域之中。近海有渔,有漕,避之为宜;远海岛少,岛小,不适居留。依我之见,你只需寻遍中海较大的无人之岛,以有山有树者为重。至于方位,必是当初妖兽暴乱起源之向。”

石灏明也是龙族,自然对龙族的秉性喜好一清二楚。杜怀柔在询问过路人之后,立即将目标锁定在了升龙、游龙、飞龙三郡的西方中海。

近海岛屿颇多,星罗棋布,越往远海方向,岛屿就越少越稀,且基本都是芝麻绿豆般的小岛。以龙族的心性,这样的小岛根本就看不上眼。

杜怀柔花了三日时间从升龙郡北飞到了飞龙郡南,从空中大致瞰览,中海海域内较大的无人之岛约有千余座。其中有山有树者占了三成左右。剩下的事就简单了,杜怀柔只要一个一个岛屿地探查即可。

如此又过去了十几天,杜怀柔已经日夜无休地足足查探了三百多座大岛。这些岛屿上有形形色色的野兽,还有为数不多的妖兽,但都十分弱小。不仅没有发现龙族的下落,连虎类、豹类妖兽也都未见踪迹。眼见与萧天河约定的会合之期日益逼近,杜怀柔越发焦急起来。

“石大哥啊石大哥,你可千万不要猜错了,时间可不等人呐!”杜怀柔带着失望再度飞离了一座岛屿,她将目光望向前方远处,几座岛屿朦胧成数个灰点,“哪怕有灵智高一点的妖兽让我问问也行啊!总好过如此费时费力地逐个排除……”

“前番我粗览时,从北向南飞了三日,根据距离估算,此番从南返北已经过了近乎三分之二。若那个该死的龙族不在剩下三分之一的路程上,那可就麻烦了。”杜怀柔边飞边想。“呸呸呸,什么倒霉话,不该死不该死,要是死了我还找个什么劲儿呀!”杜怀柔自言自语,“唉,那个家伙,不会真的已经死了吧……”

随着飞近,前方的岛屿渐渐变大。杜怀柔眯眼远观:“唔,大小适中,有山,有树,还算符合标准,值得一查。”她降低了飞行的高度。

“咦?”杜怀柔骤然在半空停住,转过身来,向背后经过的海面望去。有怪异!

海水呈出一片湛蓝之色,在湛蓝之中,隐约夹杂着几团深色的阴影。

杜怀柔立即返回细看。水下阴影,大多是离水面较近的海岩暗礁,本不足为奇。她一路飞来也不知看到了多少。可怪就怪在此处暗影的排列竟然有规律!数个暗影排成近似环形,杜怀柔数了数,组成“环”的一共是八团阴影,环的正当中还有一团阴影。这种形状不可能是天然形成的礁石。

杜怀柔一头扎入海中,探个究竟。

待看清水中的真物,杜怀柔惊呆了,原来那是九座巨大的雕像!每座雕像约有二十余丈之高,难怪离水面不近也能看得到阴影!

雕像之间的间隔约有十丈,每座都是由岩石直接雕成。在雕像的下面,竟是一小片陆地!

“海下之岛!”杜怀柔不禁惊叹。远处朦胧昏暗的海水中,似乎还有一个隆起的暗影。“岛上还有山?这究竟是天然形成的还是人工造就的?”杜怀柔心生疑惑。

近看雕像,杜怀柔不禁哑然失笑。与其气势恢宏的规模相比,雕琢水平却是极不相配的差劲。雕像是人形,可无论是线条的打磨还是细节的勾勒都非常粗糙,脸部轮廓不够顺滑,五官不够清晰,衣物外形也不够平整,整个雕像从上到下满是棱角与凹凸。从雕像人物复杂的衣着来看,雕琢之人并非是偷懒,当真是技术不佳。

眼前这座雕像是名男子,身着长袍,左肩裸露,右肩高高耸起,顶端竖起两根树枝状的凸物,长袍上紧连着右肩还隆起一道长条绕身盘旋而下。“这衣物也够奇怪的,谁会穿成这样啊?”杜怀柔连连摇头。

其它雕像也是男子,服饰也都是一模一样的怪异,但姿势却各不相同:外圈的雕像皆面朝外边,当中那座则是一人单腿盘膝而坐的形象。由于面容雕琢粗糙,也看不出他们真正的相貌。外围八座,当中一座,共是九座。“九”,这个巧合的数字让杜怀柔心中怦然一动。

她绕着最近的雕像游了一圈,突然,远处有一样东西亮了一下。

“那是什么?”杜怀柔划水游向了最远端的那座雕像。

待得游近之后她才发现,这座雕像背部与其他几座无异,但正面却是光溜溜的岩石表面,原来这座雕像只完成了一半。

在雕像脖颈处的纹路中,欠着一小截金色的短棒,方才正是这件东西在昏暗的海水中发光。

“好像是凿子。”杜怀柔正欲伸手去拿,心中却突然响起一声大喝:“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