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教育

() 赫敏在草坪上慢慢走着,细雨连绵,天灰蒙蒙的,在细粉一般晶莹的雨滴中,赫敏从草地上走过,袜子和斗篷的下摆都湿了。

禁林看上去仿佛被施了魔法,每一棵树都银光闪闪的,仿佛被蒙上了一层薄纱,雨滴从树叶上滑落,坠落到小巫师们的头发上,湿漉漉的,让人心情都很不舒服。

而这种不舒服在听到海格的小屋里传出的一声声低低的、悸动的呻吟时,变成了焦虑和担忧。

“海格!”赫敏捶着门喊道,“海格,你在里面吗?”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门吱呀着打开了。海格站在那儿,眼睛红肿,泪水啪哒啪哒地打在他那皮背心的前襟上。

“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海格靠在了门上,拿出了一块儿大手帕,胡乱地擦着脸。

“天气不好,我想早点儿过来占个好位置。”赫敏说道,有连声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阿拉……戈克……”说着,海格又抽噎起来。

赫敏连忙扶住了海格的胳膊,把他搀扶回了屋里。

海格瘫坐到一把椅子上,不可收拾地哭了起来。泪水亮晶晶地流了满脸,他察觉到赫敏的目光,把脸买到了手掌中。

“海格……”赫敏心下了然,同情地拍着海格的胳膊。

“阿拉戈克,”海格不断地擦着眼睛,“它不见了!不仅是它,所有的八眼巨蛛都不见了。我早该想到的,我早该留意到的,明明他都提醒我了,我竟然什么都没发现!我的阿拉戈克!”

悠然野外写真美女

海格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呜咽,用袖子擦着眼睛。

赫敏去给海格端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放到了海格面前的桌子上,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喝杯茶缓和下情绪会好很多。一会儿就要上课了。让大家看到教授这个样子可能不大好。”赫敏想转移海格的注意力。

“我最近不大正常,”海格用一只手抚摸着牙牙,另一只手抹了把脸,“担心阿拉戈克,而且没人喜欢我的课”

“我喜欢。”赫敏当即撒了个谎。

海格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来:“你说得对,赫敏,我们去看看炸尾螺吧,近来它们的长势喜人。”

赫敏默默地跟在了海格的身后,帮他带上了房间的门。

炸尾螺的确长得很快,尽管谁都没有弄清楚它们到底喜欢吃什么。

赫敏留意到,海格看到炸尾螺的时候,心情好多了。显然他是发自内心喜爱着这些备受小巫师们讨厌的生物的。

“我建议你们每隔一天到我的小屋来观察一次炸尾螺,并记录下他们不同寻常的行为。”

“我不来,”当海格以圣诞老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特大玩具的神情提出这个建议时,德拉科马尔福毫不含糊地说,“我在课堂上就看够了这些讨厌的东西,谢谢。”

海格脸上的微笑隐去了。

“按我说的办,”他咆哮道,“这关系到你们的期末成绩。”

小巫师们被成功地震慑到了,他们仿佛第一天认识到,眼前的大个子不仅仅是猎场看守、钥匙管理员,还是一位货真价实,掌握着他们期末成绩的教授。

所以在之后的分组中,他们都乖乖地服从了海格的分配。

比起其他人对发怒大个子的畏惧。哈利却为海格松了一口气,他总算开始有点教授的模样了。

赫敏为海格感到开心的同时心里忍不住抱怨:“如果观察对象不是这讨人厌的炸尾螺就更好了。”

当赫敏将一堆卷心菜混合着一堆不知道什么肉做的肉泥装到了一个纸箱中,走到炸尾螺的区域想要引诱几只过来的时候,整个围栏里,所有的炸尾螺都躁动起来,争先恐后地涌向了赫敏所在的方向。

尤其是体型最大的两只,挤掉了所有的同类,凑到了赫敏的面前,为了争夺第一个位置,纠缠到了一起。

“不要挤,不要打。”眼看着两只炸尾螺打得火光四射,很快就要破箱而出了,海格走上前来,强势将这些炸尾螺分开了。

赫敏看着眼前的情形,默默地退到了人群后面,她不想告诉别人自己刚刚这里发生的异况。

“真是奇怪,它们是我最喜欢的两只,从没见过它们打得这样凶,这是繁殖的时期又到了吗?”海格搔搔头,他也摸不清情况了,“炸尾螺是由人头狮身蝎尾兽和火螃蟹培育出来的,所以它们的习性很难掌控。”

赫敏闻言,眨眨眼睛,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当晚,一道用围巾把自己头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潜入了猎场。

在接近海格小屋的时候,这道身影变成了一只人头狮身蝎尾兽,踩着猫步放低了声音靠近了那些炸尾螺的饲养区。

赫敏刚刚抵达,那些炸尾螺就疯了一样向她的方向涌来,最靠前的两只竟然为了争夺第一的位置开始转着圈儿地攻击对方,其中一只甚至做出了用前足支撑身体后把会喷火的尾部甩过去的攻击动作。

赫敏急忙压低了声音,并尝试着把这些念头传递过去:“住手,你们不要在打啦。

刚刚还拼命争抢着位置的炸尾螺竟然神奇地安静了下来,虽然没有离开,但比刚刚混乱的场面好多了。

赫敏心中的担心成为了现实,不过总算没有再引发混乱了,赫敏紧张地看了一眼海格小屋的方向,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动静,她暗暗松了口气,看来炸尾螺们时不时地闹出动静海格已经习惯了。

她带着最后的希望尝试着吩咐了几只炸尾螺,绝望的发现它们都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赫敏因为烦躁不自觉地左右来回晃动起了长满毒刺的尾巴,之前虽然觉得八眼巨蛛被宝石奴役不得不“自愿”成为被吸魂的对象有点可怜,但还是非常羡慕佩内洛的阿尼玛格斯,就像一位蜘蛛女王能威风地指挥那么多只八眼巨蛛。

赫敏曾幻想过自己也能指挥这么多怪物作为手下,而且肯定会将它们训练得比佩内洛那种乱糟糟的队形好多了,却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阿尼玛格斯真的也有这种类似的能力,不过对象是连海格自己都想不出有什么用、长相恶心的炸尾螺!

这一定不能让艾伦他们知道,不然坏心眼的佩内洛肯定会一直用这事笑话自己,然后还会给自己取绰号叫炸尾螺女王什么的!

想到此处,赫敏忍不住发出一声忧愁的叹息“嗷呜”!结果由于不熟悉在这种状态下的新发声方式,让这叹息完成了一声不小的狮子叫。

这样的动静最终还是惊动了海格,赫敏听到了海格小屋木门吱呀打开的声音,她慌不择路地朝海格小屋的反方向跑去,跑了几步才想起解除变形。

恢复人形的赫敏又往回走,绕着炸尾螺的试验区朝着禁林的方向走去,准备到可以幻影移型的位置再换个方向回学校。

在赫敏靠近了炸尾螺所在的区域时,那两只体型最大的炸尾螺不安分地打斗了起来,它们打斗得比任何时候都激烈,它们两个就拥抱着同归于尽了。

赫敏看着开始变成灰烬的炸尾螺惊讶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魔杖,她发现,刚刚死掉的两只炸尾螺的灵魂竟然被她的魔杖自动吸收了。听闻到海格的脚步声,赫敏来不及再仔细探查,闪身离开了。

海格来到了炸尾螺的区域,警惕地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随后俯下身,从杂乱的小巫师鞋印里发现了赫敏在阿尼玛格斯状态时留下的巨大怪兽脚印。

“是人头狮身蝎尾兽,这么远偷偷跑过来看自己后代吗?”海格拿出他那一张大大的手绢擦了擦湿润了的眼睛,忍不住开始抽泣:“我就知道它本性不坏,这次回来也没有再想用它的刺偷偷攻击我。”